谢谢点进来的你

我是青色方糖,可以叫我糖糖。

除特别说明/授权外,请不要随意转载我的同人,谢谢ww

话很多的懒癌患者,经常蹲冷圈,三次忙,更新缓慢_(:3J∠)_

主K/文野/刀男人/凹凸/YGO。产粮以雷卡居多,最近吸海星吸到石乐志_(:3 」∠ )_

过激礼司吹,中也&药研女友粉,卡卡亲妈粉。

中原中也世界第一好!我爱他!他是我的小太阳!

本命CP暗表、雷卡、礼楠、织太,中也/药研相关只吃乙女向,卡米尔相关只吃雷卡,暗表不拆不逆。

雷卡催婚协会会员,今天的雷卡结婚了吗?

谢谢你耐心地看到这里ww不嫌弃的话欢迎找我玩
 
 

【雷卡激情搞事文画接力】第一棒

结束啦!各位脑丝都超级棒的!作为第一棒表示很惭愧_(:3J∠)_

雷卡ers今天产粮了吗:

一个从今年寒假开始组织的文画接力活动...

雷卡激情搞事文画接力

欢迎来群里一起玩呀

雷卡ers今天产粮了吗  588715191

第一棒文手 糖糖 @BLUE CANDY 


——————

第二扇窗


    他抬头,看到了那块牌子,牌子上的油漆时间太久,有些褪色,不过还是能辨认出上面的字:高三(二)班。

    五。

    卡米尔在心里默默数下一个数。他怀里抱着一摞厚重的作业本,走路有点歪歪扭扭。

    四。

    有讲课声从门缝里钻出来,尾音绵长,让卡米尔想到语文课上的昏昏欲睡。

    三。

    他经过了第一个窗户,坐在窗边戴眼镜的少年认真地做着笔记,与他倒在桌子上的同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二。

    卡米尔觉得自己的胳膊开始酸痛起来。他把作业本往上托了托,最上面一层微微晃动了一下,被卡米尔眼疾手快地稳住。

    一。

    卡米尔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脚步。从二班的门口到第二个窗户,不多不少,正好五步的距离。他透过玻璃第一眼瞧见的是乱翘的墨蓝色发尖,午后的阳光铺在趴着睡觉的那人身上,照着搭在桌子上的头巾泛出细碎的白光。

    卡米尔叹了口气。

    像是听到了卡米尔的叹息声一样,雷狮抬起了头,表情有些茫然,一双眼睛倒是精准地对上了卡米尔的视线,带着半睡半醒的朦胧,眼角微微下弯,对卡米尔露出一个略带困顿的笑。雷狮的表情一向是嚣张的,这样的表情鲜少看到——或者说,只有卡米尔一个人见过。卡米尔看着雷狮紫色眸子里未褪尽的雾气,嘴角挑起了一个几不可见的弧度。

    好好听课。

    卡米尔经过第二个窗户时,冲窗边的雷狮比了个无声的口型,速度很快,除了雷狮没人注意到。


    周五下午学校里总是弥漫着躁动不安的气氛,卡米尔回到班里时离放学不到十五分钟,坐在门口的艾比在他出门时就在看表,他回来时依旧在看表,让卡米尔有了种她的视线可能就没从表上拿下来的错觉。他走进去,班里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齐刷刷地聚集在他身上,卡米尔总觉得那目光有点如狼似虎的味道。坐在艾比旁边的埃米看出了他的疑惑,悄声解释:“提前放学,老师说作业发下来就可以走了。”

    这真是件稀奇事儿。他们的班主任一向不到时间决不放学,提前一秒钟都不可能。卡米尔不知道他离开的这短短的几分钟发生了什么事儿。不过提前放学对他来说没什么意义,反正他也不急着走。于是他依旧像平常一样仔细地分发着作业,把那些催促的眼神通通无视。

    最后教室里只剩下了卡米尔一个人,他看了看钟,离放学还剩十分钟,于是锁上门下了一层楼。他们楼下是高三的教室,他站在楼梯口,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记单词的小本子,每一页都抄的整整齐齐,偶尔在中规中矩的字中会夹杂着一两页潇洒有力的字迹,那是雷狮帮他抄的。卡米尔看着看着有点走神,他抬头,楼梯口正贴着上一次月考的排名。大红色的成绩榜上,第四名上赫然写着雷狮的名字,后面跟着个让人望尘莫及的分数。卡米尔默默计算着自己的分数和雷狮的差了多少,还没等他算完,下课铃就响了起来,震的他头疼。

    走廊里开始嘈杂起来,各种收书包搬椅子的声音,紧接着人流朝着楼梯口涌了过来。卡米尔小心地闪躲着,胳膊却突然被拉了一把,力气不大,但足以让他重心不稳,朝后栽进一个人怀里。那人顺势抓住他的手,声音里带笑:“怎么今天比我早?”

    卡米尔有点尴尬,雷狮知道自家弟弟脸皮薄,也就任凭他从自己怀里挣脱出来。两个人并排走着,直到上了公交车也没说话,然而气氛却一点也不显得尴尬,仿佛语言交流对他们是多余的,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好。

    乘车的时间漫长而乏味。雷狮和卡米尔的学校在城南,家却在城北,坐公交回家得两个小时。其实城北不是没有好学校,但是卡米尔硬是追着雷狮来了城南,丝毫不顾住校和周末往返的麻烦。卡米尔坐在车上看着单词,觉得有点迷迷糊糊。他打了个哈欠,挣扎着看了没几分钟,本子从他的手里滑了下来,被雷狮接在手里。

    半梦半醒之间卡米尔看到了他和雷狮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那年他只有七岁,被再婚的母亲带到一个陌生的家里。他有点胆怯地站在母亲身边,面前站着个一脸淡漠的男孩,年龄看着不大,浑身上下倒是都写着桀骜不驯四个字。卡米尔被母亲推了一把,被迫往前走了一步,他抬头看着那个男孩,他的眼睛是清透的紫,十分漂亮,让卡米尔一时间忽略了他锐利的目光。

    “这是雷狮”,母亲在身后说,“以后他就是你哥哥。”

    从那以后过了好几年,他们都飞快地长成了少年,卡米尔已经想不起来他什么时候喜欢上雷狮的,又是什么时候他们从兄弟变成恋人的,就好像他们从一开始就应该是这样的关系,以后也一直如此,如同冰会融化一样再自然不过。

    卡米尔醒过来的时候正枕在雷狮的肩膀上,他身上盖着雷狮的外套。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他抬起眼睛,雷狮的紫眸亮晶晶的,这么多年了他的眼睛依旧那么漂亮——应该是更漂亮了。雷狮察觉到卡米尔醒了,低头和他对视。

    “昨晚又熬夜了吧,今天早点睡。”他的语气里带了点责怪的意味。卡米尔反驳道:“你昨晚也熬夜了吧,上课都睡着了。”

    雷狮听他这么说笑了起来:“你故意绕路就是为了去看我上课有没有睡觉的?”

    卡米尔没接话,打了个哈欠,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又闭上了眼睛。雷狮顺势揉了揉他柔软的黑发。

    “继续睡吧,到家了我叫你。”他说。


    每个星期五的下午,课代表卡米尔都要去楼下的老师办公室拿作业本。回教室的时候他会特地绕远路经过高三(二)班,雷狮就坐在第二个窗户旁边。卡米尔看到班牌时会在心里默数着步子,五、四、三、二、一,然后他一抬头,就能看到雷狮,他有时候在听课,有时候在抄笔记,当然,也有走神的时候。不管雷狮在做什么,他总会在卡米尔经过窗户时朝外看去,心有灵犀一般,然后对着卡米尔露出一个笑容,带着一丝惊喜和温柔,紫色的眸子闪闪发亮,一直看到卡米尔的心里去。

    从教室门口到第二扇窗户,不多不少,刚刚好是一座小小的桥的距离,连接了他们两个人的世界。


Fin.


第二棒画手 鸟  @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 


13 Jul 2018
 
评论
 
热度(69)
© BLUE CA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