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点进来的你

我是青色方糖,可以叫我糖糖。

除特别说明/授权外,请不要随意转载我的同人,谢谢ww

话很多的懒癌患者,经常蹲冷圈,三次事多,咸鱼瘫_(:3J∠)_

主K/文野/刀男人/凹凸/YGO,目前主要在雷卡圈。开学忙,更新缓慢。

过激礼司吹,中也&药研女友粉,卡卡亲妈粉。

中原中也世界第一好!我爱他!他是我的小太阳!

本命CP暗表、雷卡、礼楠、织太,中也/药研相关只吃乙女向,卡米尔相关只吃雷卡,暗表不拆不逆。

雷卡催婚协会会员,今天的雷卡结婚了吗?

谢谢你耐心地看到这里ww不嫌弃的话欢迎找我玩
 
 

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白露未晞》文评

第一次写文评就比较紧张,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些啥,你意思意思随便理解一下 @雪糕瘫 

鲁迅曾经曰过,好的qing【和谐】color情节也是艺术。

好吧他没说过,请去压一下鲁迅的棺材板谢谢。

这话是我大学时听电影鉴赏课老师说的,不知道他是引用了哪句名人名言。彼时屏幕上正放映着《安娜·卡列尼娜》,安娜与渥伦斯基在热烈与绝望的情感中冲破了最后的界限。在学生们的轻笑与回避中,我听见这句话,语气严肃而有力,似乎是努力想纠正我们的想法。

 

咳咳,扯远了。

茶香与月光,这是我看完《白露未晞》后脑海里最先出现的意向。似是一幅笔触淡淡的画,皎洁的月光散落整张画布,有淡淡的茶香混杂清雅的花香若有似无地刺激着嗅觉。颜色不浓,冷色调的布局却透出一丝丝艳丽的感觉来,淡淡的笔触后隐藏的是下笔之人有力甚至狂放的笔法。

《白露未晞》不同于我看过的许多车,说是短篇小说比较恰当。它有着完整的故事情节,起始、发展、结局,我甚至无法相信作者其实只是想开个车。说到车,它又不同于我看过的许多ABO。它的背景设定在战场上,一个人人自危的地方。就在两人都难以自保的情况下,长谷部遇到了玖曦。

“要不是那一头披散下来的月白色长发在昏暗的夜里也刺眼得过分,让他不自觉多看了两眼,估计他也只会把她当做一个埋骨他乡的可怜人。”

这时的长谷部一定不会想到,这一抹光亮最终刺破了他的黑夜,点亮了他的余生。缘分是如此奇妙的东西,有时候一眼,即是一生。

 

战场上的相互扶持无疑比一般情况下更加珍贵,即使是自身难保长谷部依然救下了玖曦(虽然怀了小心思),在发现对方没有利用价值后也不忍心立刻将其丢弃。我想正是这一份正直与温柔打动了孤独惯了的玖曦,让她对长谷部产生了最初的兴趣。

可能是因为我看的ABO大多比较温馨甜美的原因,我一直很喜欢这个题材,发情期的Omega绚丽却脆弱如玻璃器皿一般,连防御外界的伤害都做不到,任何人都可以肆无忌惮地攻破他们的防线,让人揪心。我喜欢一切易碎品被人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呵护的桥段,而《白露未晞》无疑是将这个因素放大了。玖曦逃出后,长谷部落入敌军手中,眼看玻璃就要被摔的粉碎之时,玖曦冒着危险折转回来,将他从危机中解救了出来。

“属于Alpha的信息素跌宕着挤入他的腺体,顺着颈椎和每条经络熨帖地舒展生息,驱散了他的焦躁不安,待到她后退一步和他保持距离,他居然还有些贪恋后颈处的温暖。”

这是他第一次被Alpha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呵护,还是刚刚将他从地狱中拉出的人,哪怕是情势所逼,他也依然起了贪恋。我猜,他大约也是第一次被人温柔以待吧。

然而喜闻乐……咳,我是说新的危机很快就来了(强制发情是个好梗)。一个omega愿意把自己交给一个alpha,心就已经落在对方身上了吧。

“纵使在欲望的狂潮中颠簸,长谷部依旧听清了她明确的拒绝,不甘、愤怒、委屈、屈辱等种种情绪一股脑涌上心头,令他一时之间不知如何作答,甚至连思绪也无法理清。”

孩子你恋爱了知道伐,依赖是恋爱的第一步,更别提你都开始委屈了,这就好像跟恋人提要求被拒绝了闹别扭一样【ntm】。

 

说句实话,完全标记这一段写的太文艺以至于我压根没想多……甚至连画面感都没多少,像是易碎的水晶杯被人温柔地拭去灰尘,捧在胸前;又像是悲伤哭泣的孩子被人拥在怀里,在他耳边低声呢喃安慰的话语。

我自己有个毛病,看到一见钟情的情节总是喜欢冷静分析原因。从理性层面来说长谷部的情感产生于雏鸟情结和吊桥效应,但是从感性层面来说呢?

“被着甜美的爱意填补了身体缺少的最后一块拼图。”

“短短一句话把长谷部心头未补满的一块填得满满当当,一颗心狂跳乱撞,涨得又甜又欢喜。”

我想这就是长谷部彻底沦陷的原因了吧。

也许他之前的人生中不止没有被人温柔以待过,甚至连属于自己的东西都没有。鲁迅曾经曰过,人是需要他人的温暖与爱才能存活的【坐在鲁迅的棺材板上】。长谷部却始终是孤身一人,这一点对玖曦来说应该也是一样。虽然是一个意外,他们却在意外中获得了完全属于自己的东西,从此他们与世界有了联系,成为了不再孤立的存在。对温暖的贪恋与依赖在心中生根发芽,联结了彼此的生命。

“‘看我自己的Omega犯法吗?’”

对玖曦这样不轻易许下承诺、不愿干涉别人人生的人,说出“我自己的Omega”这样的话,这算是口头结婚了吧。

 

“他差点把自己舌头咬下来,明明就是心疼了,直白地说出来又显得矫情,委婉地说又词不达意,他自暴自弃地弓在她的怀抱,出口的话却仍是温吞:‘你……你当时疼不疼……’”

哇,可爱,想日【滚蛋】。

 

“‘你以为我做的是什么啊,打仗是搏命的营生,怎么能是我说不会死就一定不会死的呢……’她叹气,却仍丢给他一个微笑,‘我没有家人,所以比谁都更能拼命……因为我不怕有人为我哭。’

长谷部咬着唇,最终闭上眼揽过她,和她额头相抵,一字一顿地说:‘我是你的Omega……不管你以后还要不要其他Omega,不管你打不打算和我继续下去,我都等你。所以……你怕我哭吗?’

‘怕。’她飞快地回答。

‘那就努力活着、拼命活着、不计一切代价地活着,然后,如果你还想和我……和我……’

‘我会来找你。’”

这一段看的我想哭。我一直觉得不怕死的人很让人心疼,因为在世上没有牵挂,因为他们的生命仅仅只是自己的,所以才会不怕死。不怕死的人就是欠赶紧找个喜欢的人,等自己的命不再是自己一个人了的时候就会珍惜自己了!玖曦幸运地找到了能让自己共享生命的人,嗯,甚好甚好。

从本能到爱意,从身体到情感,意外却不显突兀,流畅而自然,就好像他们从一开始就应该是这样的关系,像冰会融化一样再自然不过。可真能称得上是“梦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了。

诶我都逼逼了些什么东西啊,这完全不是文评了吧。

瞎几把做阅读理解,凑活看吧,满意当然最好,不满意地话我也不补考了【ntm】


14 May 2018
 
评论(6)
 
热度(7)
  1. 雪糕瘫BLUE CANDY 转载了此文字
    卧槽,你的500字(你自称的500字,也不知道按哪个星系的进制算的)长评写得太精彩,吓得我虎躯一震,...
© BLUE CA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