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点进来的你

我是青色方糖,可以叫我糖糖。

除特别说明/授权外,请不要随意转载我的同人,谢谢ww

话很多的懒癌患者,经常蹲冷圈,三次忙,更新缓慢_(:3J∠)_

主K/文野/刀男人/凹凸/YGO。产粮以雷卡居多,最近吸海星吸到石乐志_(:3 」∠ )_

过激礼司吹,中也&药研女友粉,卡卡亲妈粉。

中原中也世界第一好!我爱他!他是我的小太阳!

本命CP暗表、雷卡、礼楠、织太,中也/药研相关只吃乙女向,卡米尔相关只吃雷卡,暗表不拆不逆。

雷卡催婚协会会员,今天的雷卡结婚了吗?

谢谢你耐心地看到这里ww不嫌弃的话欢迎找我玩
 
 

【雷卡】Rum & Berry(4)

*校园PA,非兄弟设定,大四雷x大一卡,ooc有,请注意避雷,前文请走(1-2) (3)

*推荐bgm:朝焼けと熱帯魚

*我失踪人口糖汉三又回来啦!【你还有脸回来!(被打死

*在经历了漫长的考试和卡文后我终于写完了第四章,让大家久等了,真的是非常对不起【土下座】不过我觉得大概没人记得我,应该不会被打的【小声】

*这章写的不是很顺畅,所以就……不是那么好看_(:3J∠)_而且有的地方是我瞎逼逼的,也没实践过,有bug什么的就……请大家自行忽略一下【鞠躬】【顶锅盖跑走】

*越写越长,刹不住车我也很绝望

以下正文↓

==========我是分割线==========


chapter 4.

“各位同学,快九点半了,图书馆要关门了。”

听到值班人员的喊声,卡米尔从复习笔记里抬起了头。他几秒钟前刚看过表,离九点半明明还差着十几分钟。他坐的位置靠门,一抬头就看见值班人员站在门口看着他,一脸“这人怎么还不打算走,好想早点回去”的表情。

 卡米尔四处环顾了一下,阅览区不知何时已经空无一人,只剩他还在孤军奋战,只怕他再不走,下一步人家就要直接赶人了。他只好不情不愿地放弃做了一半的题,收拾好书包走出了图书馆的大门。

宿舍的空调依旧没有修好,他也没有这么早就睡觉的习惯。卡米尔默默地回忆着刚刚那题的解题思路,熟门熟路地走到图书馆附近的行政楼下。这个时间点楼里的人早就走光了,整栋楼都是黑的。唯有四楼的一扇窗户是个例外,即使隔了厚重的窗帘,卡米尔也依旧能看到从缝隙里透出的几丝光线。

看样子今天他也来了。卡米尔想着,走上了阶梯。楼道灯昏暗的灯光洒落下来,虽然不怎么明亮,但对他来说足够了。行政楼晚上一向很暗——准确地说是黑灯瞎火,不过这几天都有人很贴心地提前帮他打开了楼道的照明灯。他走上了四楼,转过楼梯转角,最后在学生会室的门口停住了脚步。对面的琴房亮着灯,从里面透出的光在走廊上铺开白色的一片。有琴声从门后传出,搅动着周围寂静的空气。不甚清晰,但依旧能听得出旋律。

 

U盘事件之后,尽管雷狮答应了卡米尔不把他蹭学生会室写作业的事情说出去,但是卡米尔依旧有些心虚。加上感冒未愈,他连续三天都没有去学生会室。然而冬天的夜晚实在是冷,没有空调的严寒最终战胜了可能被发现的恐惧,在旁敲侧击安迷修几次后,卡米尔基本确信他蹭空调的秘密没有败露,在第四天晚上重回空调温暖的怀抱。

夜晚的安静很容易让人忽视时间的流逝。行政楼是栋老楼,一般人都不愿意晚上来这儿,倒是方便了卡米尔掩盖事实。他像往常一样学习到深夜,临走前把他动过的东西一一还原,然后关掉了灯。然而打开门的一瞬间外面却不是往常的黑暗,反倒是卡米尔被灯光晃了一下眼。对面一向当摆设的琴房此刻却亮着灯,他甚至能听见有琴声在里面响起。

卡米尔第一反应是他蹭空调的事儿要败露了。自他加入学生会以来,他就没见有人用过学生会的琴房,之前大扫除的时候他看见琴凳上的灰都积了一层,谁能想到好死不死今天有人用了。古人云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要是被人发现他卡米尔居然浪费公家的电,他在学生会五好少年的形象就要轰然崩塌了。

趁着里面的人没发现他,赶紧走吧。卡米尔想着,蹑手蹑脚地转身准备跑路。然而人越紧张就越容易出乱子,墨菲定律在这种时候总是该死地有效。只顾盯着琴房不好好看路的下场就是他忘记了走廊有段路奇滑无比,脚下一错就失去了平衡,整个人踉跄了好几步,方向不受控制地朝着琴房的方向歪了过去,整个人撞在了琴房的门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琴声顿时停了下来,紧接着从里面传来了脚步声,离门口越来越近。卡米尔揉了揉疼痛的肩膀,倒吸一口凉气。

完了,暴露了。

这个想法在卡米尔脑海里闪过,他在心里迅速地组织起语言,种种借口在他脑海里拼接筛选,在最短的时间内组合成合理的说辞。门把手转动起来的同时卡米尔已经打好了腹稿,确信不管对方抛出怎样的质疑他都能滴水不漏地解释这么晚出现在学生会室的原因。

门打开了,一个高挑的身影逆光站在门口,一副毫不意外的样子看着卡米尔,打招呼的声音带着卡米尔熟悉的张扬:“哟,晚上好啊,我还以为你今天也不来了呢。”

卡米尔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是什么表情,他满脑子的借口算是白想了。坦白说他看到开门的人是雷狮的时候着实松了一口气,不过他转念一想,自己最近撞见雷狮的频率实在是有点高,让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添加了什么奇怪的雷达属性。

“要回去了?”雷狮扫了一眼学生会室紧闭的门,“正好,我跟你一起走,等我一下。”

他说着走进了门,卡米尔站在门口,看着雷狮给钢琴盖上布罩,没忍住问道:“你在这干嘛?”

“在这儿练琴,不然能干嘛?”雷狮有点好笑地回头看他一眼,“你下次敲门的时候动静小点儿,我吓得差点把琴键砸了。”

那是敲门吗?卡米尔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没有接话。雷狮似乎看出了卡米尔脸上的疑惑,继续解释道:“怎么,安迷修没告诉你?校庆的钢琴独奏出了问题,我顶上了。我自己没琴,就借了学生会的琴房来练。”

“你还会弹钢琴?”卡米尔有些惊讶地看着他。雷狮耸了耸肩:“会啊,从小就学了,怎么了?”

“我以为你这个风格的应该是去学架子鼓或者电吉他,钢琴跟你好像不太搭。”

雷狮听他这么说笑了起来:“从小到大很多人这么说过我,以貌取人是要吃亏的。”

他顿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问道:“你感冒好了没有?”

“差不多好了,”想到发烧的时候还是雷狮照顾的自己,卡米尔有些微的不自在,“谢谢你帮我买感冒药,还送我回去。”

“关心学弟是学长应尽的义务,”雷狮把包挂在肩膀上,关上了琴房的门,“以后走的时候记得喊我一声,我和你一起。”

卡米尔闻言看了一眼表,微微皱起了眉头:“我每天都这个点走的,你确定要跟我一起?十一点多了。”

“所以跟你一起啊,你一个人走夜路不害怕?”

“学长,我不是高中小女生。”卡米尔无奈,这个回答槽点有点多,让卡米尔不知道从何吐起。他觉得雷狮抓重点的能力可能有些问题,不知道高中的时候阅读理解是不是不及格。

“传闻从行政楼到宿舍区的那条路死过人,有人在路上看到过鬼。”

“嗯,还有传闻我们学校两百年前是乱葬岗,晚上十二点还没回去能看到百鬼夜行。”卡米尔眉毛都没抬一下,一脸平静地接着雷狮的话,“学长,我是唯物主义者,你觉得这种东西吓得到我吗?”

“那就当你陪我吧,我一个人走夜路害怕。”雷狮说得理所当然,卡米尔看着他脸上的笑,心里只剩下一个想法:这人的下限到底在哪?

最后的结果毫无悬念以卡米尔的妥协告终。他当然不信雷狮会害怕这种鬼话,只是觉得再说下去怕是雷狮的马哲老师都要哭了。换成其他人听他说这些,大概明天校报上就要登出“工科学霸竟深信校园恐怖传说并威吓无辜学弟,高校唯物主义教育堪忧”的消息了。

“说起来,你是几点钟过来的?”卡米尔后知后觉地问,节目是临时换的,留给雷狮的练习时间比别人少了许多,卡米尔无端有些担心起来,也不知自己是在担心校庆,还是在担心雷狮。

“快十点吧,没仔细看,”雷狮随口回答,“反正也不是什么复杂的曲子,每天练两三个小时就差不多了。”

“那你也不用这么晚来练吧?白天琴房也没人来。”

“想多了,你觉得我导师能在白天放我出来?没加班到半夜就不错了。”雷狮的脸上难得流露出一丝无奈,虽然是抱怨的话,语气里却听不出不悦来。卡米尔听他这么说露出了思索的神情:“保送生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工科生有几个日子好过的?”雷狮说着扫了一眼卡米尔背上硕大的书包,“别说我了,你自己不是也成天学习到十一点?”

“这是向你看齐,”风有点大,卡米尔拉紧了围巾,“我也想保送,现在不开始攒绩点的话可能就来不及了。”

“大一就想着保研了?心挺大的,”雷狮笑着揉了把卡米尔的脑袋,卡米尔的帽子顿时歪到了一边,“目标明确是好事,有什么不懂的尽管来问前辈。”

眼看着雷狮的手又伸了过来,卡米尔赶紧偏过头,避免了帽子被揉掉下来的结果。他把歪掉的帽子扶正,也学着雷狮的口吻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回答道:“那以后请多指教了,前辈。”

 

卡米尔合上手里的复习笔记,看了眼时间。他今天的复习进度很快,比计划早了半个小时完成。想到雷狮还在琴房,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收拾好了东西,却没有像平常那样提前给雷狮发消息。他站在琴房门口听了听,不出意料地听到了雷狮练习的声音。卡米尔轻手轻脚推开了琴房的门,尽量地不发出声音,悄悄地走近了一点,站到了雷狮的斜后方。

他看到雷狮的侧脸,那张俊朗的脸上褪去了平日玩世不恭的表情,认真得不像是在弹琴,倒像是拂过恋人的脸庞,嘴角噙着的一抹笑容缓和了雷狮嚣张的气场,让他挺拔的五官都显得柔和了起来。

卡米尔想起他曾经说过雷狮和钢琴不太搭的话,当时雷狮笑他以貌取人,现在他觉得自己确实太武断了。雷狮的双手在琴键上游移,整个人显得沉静了许多,他本就生的好看,一旦认真起来顿时添了动人的意味,让人只看一眼,便不自觉生出几分悸动。

卡米尔进来的时候雷狮似乎已经弹到了尾声,没过多久就落下了最后一个音。他长长地舒了口气,回过了头,似乎从卡米尔刚一进门,就察觉到了他的存在。

“要走了?今天挺早的啊。”雷狮抬腕看了看表,“才十点半,平时最早都是十一点的。”

“嗯,今天计划完成得比较快,”卡米尔走上几步,站到了雷狮的身边,“学长如果要接着练的话也无所谓,正好我也想听听。”

“你很喜欢听音乐?”雷狮一只手在键盘上轻敲,发出轻轻的琴音。卡米尔点了点头,看向琴键的目光带上了几分羡慕:“平时经常听,尤其是钢琴曲。”

“想学吗?”雷狮停下了手,看向卡米尔,没等对方开口,他就自顾自地接过话头:“难得今天有时间,我教你。”

到底是我想学,还是你想教?卡米尔被拉着坐在雷狮身边,终是没有把这句话问出口。

两个人坐在一张琴凳上,为了避免过于亲密的接触,卡米尔只能尽量地把身体往边缘挪动。然而他还没挪出几厘米,雷狮就抓住了他的手腕,轻轻往自己的方向一带,力气不大,但卡米尔此刻正处于重心不稳的状态,身体一歪,差点整个人倒在雷狮身上。雷狮看他一眼,表情似笑非笑,分不清是认真还是不认真:“跑那么远干什么,不坐过来点怎么够得着键盘?” 

卡米尔上一次摸琴大概还是小学。他从小就是音乐盲,别说乐器,歌都没唱过几回,此刻对着黑白分明的键盘不知所措,更别提还是在这么尴尬的状况下,只能跟着雷狮的牵引把手放在了高音区,试探性地按了下去。钢琴发出了微弱的声音,短促而无力,瞬间便消失在了空气中。

“手指太僵硬了,手型不对,而且按下的力度也不够。”雷狮的声音从他旁边传来,卡米尔顿时无语,他整个人都贴在雷狮身上,对方的体温一点不落地传了过来,不僵硬才有鬼。

想到这儿他视线微斜,瞟了一眼雷狮的侧脸。雷狮的样子倒是没半分不自然,他收了笑,表情透出几分认真,还真有那么点老师的意思。

卡米尔的视线转回钢琴,他的手没有雷狮那么大,为了能顾及到更大面积的琴键,整只手几乎趴倒在键盘上。雷狮点了点他的手指,语气也收了些平时的张扬:“手别趴着,自然点儿,像握着乒乓球一样。”说着他把手放在了旁边的琴键上做了个示范,卡米尔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雷狮的手,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和琴键衬在一起说不出的和谐。他在心里暗暗感慨了一下,雷狮简直是个天生的钢琴手。

“走什么神呢,别勾着腰,背挺直,”雷狮的手覆上卡米尔的肩头,稍微使了点力,向后推了推,带着卡米尔直起了身,“你编程的时候就是这姿势,时间长了腰要吃苦头的。”  

“老师,你观察别人很仔细啊。”卡米尔忍不住吐槽道,雷狮正低着头研究他的手型,听到这话抬起了头,笑着轻弹了一下卡米尔的额头:“别想东想西,老实听课。”

卡米尔难得嘴角上扬,他调整了一下手势,又敲下一个琴键。雷狮听着软绵绵的声音摇了摇头,他抬起身侧的左手握成了拳,另一只手抓过卡米尔的手腕,把他的右手搭在自己的左拳上。卡米尔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收拢了手掌,温软的触感一瞬间包裹了雷狮攥紧的拳。卡米尔的手腕很细,从深色的毛衣袖口伸出白皙的一截,可能是空调吹久了,指尖带着淡淡的粉色。雷狮只是瞟了一眼,又转回视线,右手分开卡米尔并拢的手指,给他的手型做了最后的调整:“这才是正确的姿势,记住了?”

卡米尔足足愣了有五六秒才反应过来,先前挤在雷狮身上他以为已经是极限了,谁知对方还给他来了这么一出。他连回话都来不及就急忙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手指触到微凉的琴键,他越发感觉自己指尖发烫,忍不住横了雷狮一眼。罪魁祸首一脸的气定神闲,声音还带了点无辜:“我小时候手型不对,老师就是这么纠正我的。”

卡米尔觉得无话可说,他和雷狮一起的时候经常会有这样的感觉,次数多了他竟然也习惯了。雷狮看他没再说话,又低下头,右手搭回琴键上。卡米尔看着空荡荡的琴谱架忍不住问道:“你不用看谱子吗?”

雷狮摇了摇头:“这首曲子我从小弹到大了,不需要谱子。” 

每天晚上卡米尔在琴房附近总能听到一点雷狮的弹奏,不过这是他第一次从最开始的部分听起。雷狮弹得很慢,原本就是节奏舒缓的曲子,一个音又被他拉到了原本的几倍长。他没有弹多少,两三小节之后他就停下了手,侧过头看向卡米尔:“要试试吗?”

卡米尔犹豫着伸手,虽说雷狮已经弹得足够慢,但是他这个完全没有乐器基础的人还是会觉得为难。在凭着记忆的键盘位置勉强弹了一节后,卡米尔就开始混乱起来,他硬着头皮又按了几个键,别说雷狮,就连他自己都听出了不和谐的味道来,他有些无奈地看了雷狮一眼,摊开了手。

“能再示范一次吗,老师?”卡米尔做了个“请”的姿势。雷狮听到他这么说轻笑了一声,轻轻拍了拍卡米尔的肩膀。他没有如卡米尔想象的那样再弹一遍,而是缓缓站了起来。卡米尔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刚打算跟着站起来,雷狮却绕到了他背后,轻轻压了一下他的肩膀,制止了卡米尔的动作。

“手放琴键上,放好。”他说着微微俯下身来,宽大的掌心覆盖在卡米尔的手背上,修长的手指刚好拢住卡米尔的指尖。卡米尔愣了一下,对方温热的气息拂过他的鬓角。他不自在地偏头想要躲过,雷狮察觉到了他的意图,按着他的手加了一点力气。

“别乱动,”他说,“跟着我的手。”

“这也是你小时候老师这么教你的?”卡米尔觉得自己已经自暴自弃了,尴尬的时间长了自然就会适应,放松下来后他甚至还稍微往后靠了靠,调整了一个舒服点的姿势。雷狮的笑声在他耳边响起,热气喷在他耳后,有些痒痒的,他觉得自己的耳尖有点热。

“很会举一反三嘛,”雷狮捉着他的手弹出第一个音,“记着点位置。”

跟之前的那一次相比,雷狮弹得稍快了一些,旋律便显得连贯了许多,两节过后卡米尔已经能够一心一意地把注意力集中在曲目上。主旋律并不复杂,听来感觉宁静而温暖。卡米尔心里暗暗有些疑惑,这首钢琴曲并不是什么脍炙人口的名曲,他却感觉到了几分熟悉,随着曲子的推进,他甚至不由自主地在心里哼唱了起来。

雷狮弹奏的速度慢了下来,他的左手不知何时也放上了琴键,为主旋律伴奏和声,在旁人的视角看来,就好像卡米尔被他圈在怀里一样。卡米尔微微侧过头,雷狮紫色的眸子近在咫尺,温润如最纯净的水晶。他的表情专注,笑容舒适而温暖,像是带着午后阳光的温度,又像是含着咖啡清香微苦的热气。

有什么在那一瞬间如电光火石一般闪过了卡米尔的脑海。此情此景太过熟悉,让他有了短暂的怔愣,手下一错,一个颤抖的不和谐音响彻整个琴房,把卡米尔从神游里拽了回来。沉默顿时笼罩了两人,他有些抱歉地回过头看着雷狮,雷狮却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放开了卡米尔的手。

“今天就这样吧,”他说着直起身,扶着琴盖示意卡米尔拿开手,“不早了,该回去了。”

“学长,这是什么曲子?”卡米尔急忙站了起来。雷狮定定地看了他几秒钟,反问道:“你听过吗?”

“很熟悉,但是想不起来名字,”卡米尔皱起了眉头,“到底是什么?”

雷狮沉默了一下,似在思索。片刻后,他竖起了食指,在嘴唇上轻轻一贴,然后屈起手指,抵在了下巴上。

“表演曲目,禁止提前透露。”他的声音里带着玩笑的意味。

“没看出来你还会玩神秘啊。”卡米尔有些无奈,也没再追问,伸手拿起了自己的书包。雷狮挑眉:“你没看出来的事情多了,以后慢慢看吧。”

他说着脸上又恢复了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让卡米尔分不清他的话里到底有几分认真:“曲目到时候就知道了,表演前你要是能想起这是什么曲子,有奖励。”

“什么奖励?”卡米尔问道,雷狮说完就低下了头,划拉着手机屏幕看未读信息,似是没听见一样,答非所问道:“外面下雨了。”

“是吗?我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还没下。”卡米尔听他这么说拉开了窗帘,大颗的雨滴急急地落下,在窗户上蔓延开一片水渍。之前两人的注意力都在钢琴上,没注意到外面的雨声。卡米尔把窗户打开了一点,顿时风挟着雨水灌了进来。他赶紧关上窗户,回头看向雷狮。

“下得挺大的,你带伞了吗?”

雷狮冲着他一摊手,耸了耸肩。明明是被困住的处境,他却依然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甚至连笑容都没有褪去:“要在这儿等到雨停吗?”

“不用,我在学生会室放了备用的伞,”卡米尔伸手指了指学生会室的方向,“不过只有一把。不介意挤一下的话就一起打吧,就当是谢谢你教我弹钢琴了,老师。”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雷狮伸手揉了一把卡米尔的头发,声音里带着笑意。


==========TBC==========


*雷老师钢琴课堂开课啦!【bushi

*第四章了雷狮终于摸到了小手,唉不容易【雷狮:你过来我给你做个电疗

*钢琴曲是什么后面会说的,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首曲子【其实我就是来卖安利的(bushi

*教钢琴那一段参考了《EVA:Q》,为了写这一段我把四手连弹看了四五遍【捂脸.jpg】其实还想实践操作一下的,但是并没有人愿意给我拿着手,所以只好用右手拿着左手试了一下。理论上我觉得是可行的,实践操作起来……有没有bug我也不知道!【顶锅盖跑走

*下一章见!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笔芯♥

02 Apr 2018
 
评论(10)
 
热度(99)
© BLUE CA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