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点进来的你

我是青色方糖,可以叫我糖糖。

除特别说明/授权外,请不要随意转载我的同人,谢谢ww

话很多的懒癌患者,经常蹲冷圈,三次忙,更新缓慢_(:3J∠)_

主K/文野/刀男人/凹凸/YGO。产粮以雷卡居多,最近吸海星吸到石乐志_(:3 」∠ )_

过激礼司吹,中也&药研女友粉,卡卡亲妈粉。

中原中也世界第一好!我爱他!他是我的小太阳!

本命CP暗表、雷卡、礼楠、织太,中也/药研相关只吃乙女向,卡米尔相关只吃雷卡,暗表不拆不逆。

雷卡催婚协会会员,今天的雷卡结婚了吗?

谢谢你耐心地看到这里ww不嫌弃的话欢迎找我玩
 
 

【雷卡】Rum & Berry(3)

*校园PA,非兄弟设定,大四雷x大一卡,ooc有,请注意避雷,前文请走(1-2)

*推荐bgm:朝焼けと熱帯魚

*本章含有较多雷狮、卡米尔与其他人的互动。请注意,除雷卡外,本文出现的任何其他互动都属于友情向,文中不含其他cp

*这篇文原本是打算分为上下两章,因为我对字数、篇幅、以及自己的时间安排估计错误,所以现在写成了短中篇。开学了很忙,所以会更的比较慢,真的很抱歉。因为大纲是早就写好的,时间线依然是在情人节前后,请忽略现实中的时间bug_(:3J∠)_

以下正文↓

==========我是分割线==========


chapter 3.

 

“评价一下卡米尔这个人。”雷狮说着在报告上落下最后一笔,手里的笔在指间灵巧地打了个转儿。

安迷修正埋头在电脑前奋笔疾书,听到这句话连头都没抬,似乎早就习惯了雷狮这种没头没脑的问话:“啊?卡米尔吗?挺好的一个小学弟,做事的效率和完成度都没得说,听说入学时还拿了这一届计算机系的新生奖学金。就是有点太安静了,我都没怎么和他说过话。”

“就这些?”雷狮把桌子上散落的报告整理好,看了身后的室友一眼。安迷修的视线粘在电脑屏幕上,心不在焉地回答道:“你还想知道多少?我跟他又不是很熟,哦对了,”他顿了一下,宿舍里满是他敲键盘的响声,“他好像很喜欢吃甜点。”

“这个我早知道了。”雷狮一脸“要你何用”的表情。安迷修没等到他接下来的问话,注意力又全都回到了手里的论文上。雷狮伸了个懒腰,他坐在窗边,视线穿过玻璃望向沉沉的夜幕,对面的宿舍亮着星星点点的灯,昭示着大学夜生活的开始。雷狮想起了那双海蓝色的眼睛,这些灯光里有他点起的一盏吗?

突如其来的“砰”的一声,把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的雷狮拽回了现实。安迷修突然站了起来,动作太大连带着椅子都跟着大幅摇晃了一下,撞击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响声。雷狮不满地回头瞪了他一眼,语气十分不好:“你发什么神经?”

“我去趟隔壁。”安迷修连回嘴都来不及就冲了出去,雷狮有些无语地起身关上宿舍的门。隔壁住的是学生会文艺部的部长,最近学生会因为校庆表演的事情上上下下都忙昏了头,安迷修这个会长当然不能幸免。他这样突然冲去隔壁宿舍的时候,一般都是表演又出了什么问题。

原本雷狮对此毫无兴趣,当然,这是他知道卡米尔也是学生会成员之前的事了。在雷狮把能从金那儿得到的信息榨了个干净之后,他最终还是盯上了学生会。谁料那小家伙把自己包裹得实在严实,他连问了几个学生会的同学,能提供的信息都十分有限,这反倒激起了雷狮的挑战欲。毕竟比起对方把一切拱手奉上,还是自己一点点挖掘有意思。

轻微的嗡嗡声从安迷修的桌子上传来,紧接着响亮的手机铃声在宿舍里爆发开来,吓了雷狮一跳。之前安迷修跑得太急,手机都忘了带走。雷狮被吵得头疼,没好气地扫过去一眼,视线接触到屏幕的那一刻恼怒却烟消云散。来电显示上“卡米尔”三个字赫然在目。雷狮无意识地嘴角上挑,他拿起了安迷修的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一瞬间的电流音过去后,传来了略带沙哑的少年音,即使经过了电子变音,也没能掩盖住原音中干净的感觉:“是安迷修会长吗?”

“他不在,出去了,有什么事?”雷狮心情很好地答道,卡米尔沉默了一瞬,有些无奈地问道:“雷狮学长?”

“哟,不错,还记得我。”雷狮满意地笑起来,选择性忽略了对方语气中的无奈。卡米尔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接话,过了几秒才回答道:“那等会长回来了,麻烦让他回个电话给我。”

“哦,那你有的等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有什么事儿先说吧。”雷狮抬手看了看表,晚上十点,这小家伙这么晚打电话来干嘛的?

卡米尔叹了口气,很轻,但是雷狮听的清楚,心里莫名有些不爽。过了几秒后卡米尔才开口,语气里带上了一丝焦躁:“我的U盘找不到了,下午和会长整理资料的时候我借给他用过,不知道是不是他忘记还给我了,里面有一份资料我现在急用……”

“U盘什么样的?”雷狮开口截断了卡米尔的话,目光朝安迷修的桌子上看去。

“黑色的,银色外壳。”

雷狮循着对方的描述,一眼看到桌角的资料里夹着的一抹黑色。他把那个小东西拽出来,黑色的U盘一半被银色的外壳所覆盖,果然是符合卡米尔的简约冷淡风格。只是尾部还拖了个小小的挂饰,与整体显得格格不入,看得雷狮忍不住笑了出来。

“找到了?”卡米尔显然不理解雷狮为什么要笑,雷狮捏起那个蛋糕样的小饰品,声音里的笑意依然没有散去:“你到底是多喜欢蛋糕啊?”

卡米尔似乎明白了他在笑什么,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那个是金在社团活动上抽到的,他非得塞给我,我就随手挂上了。”

“行了,你在哪儿?我给你送过去。”雷狮把U盘装进口袋,卡米尔顿了一下才回答道:“不用了,把资料发给我就行。”

“计算机系的宿舍离得又不远。”其实雷狮早知道卡米尔的宿舍在哪,现在找到了这么个借口又怎么可能放过。这次卡米尔沉默了很久,雷狮也不着急,闲闲地等着他自己开口。卡米尔的呼吸声被话筒放大,清晰地传了过来,节奏有些不正常的急促,雷狮听着听着觉出不对劲来,他刚想问怎么回事,卡米尔却在此时终于败下阵来:“我不在宿舍,我在学生会室。”

“你十点多了还在学生会室?”雷狮瞬间有了种把安迷修按在地上捶一顿的冲动,学生会剥削新生也得有个限度。卡米尔显然不愿意多说,含糊地回了几句就挂了电话。雷狮不爽地把安迷修的手机扔回桌子上,用力拉开宿舍的门,正撞见安迷修垂头丧气地回来。他抬头看了雷狮一眼,刚打算让路时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把雷狮拦在门口:“雷狮,我记得你会弹钢琴吧?”

雷狮想到卡米尔还在学生会室就气不打一处来,语气也冲了许多:“让路!”

安迷修看样子是真的着急,也没在乎雷狮的语气,自顾自往下说:“原定校庆上钢琴独奏的那个学生受伤了,手臂骨折,没法上了,你能不能替他?”

“不去,我也没琴。”雷狮就差没扯着安迷修的呆毛把他丢到一边去了,安迷修不甘心地再次争取道:“学生会的琴房借你用!”

“我现在有事!”雷狮终于忍无可忍,安迷修不甘不愿地让到一边,看着雷狮急匆匆地出去,有些疑惑地问道:“大晚上的你干嘛去?”

“约会。”雷狮头也不回地丢下两个字。

“你不是没女朋友吗,你骗傻子呢?”安迷修满脸的怀疑,雷狮已经走到了楼梯转角,声音轻飘飘地传过来:“对啊。”没等安迷修反应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已经下了楼梯,把安迷修愤怒的“你说谁是傻子!”的吼声丢在背后。


“哈啾!”

卡米尔已经数不清今天晚上自己打了多少个喷嚏。他揉了揉有点红的鼻子,努力打起精神看着面前的电脑屏幕,没多久他就感觉头开始晕了起来,屏幕上的字在他眼前变得模糊,渐渐地重叠在一起。卡米尔敲了敲额头,从手边的袋子中拿起一颗巧克力塞进嘴里,一边舔了舔沾在手指上的巧克力酱,一边在键盘上敲下几个字。门在这时突然被推开,冷风瞬间灌了进来,卡米尔手下一抖敲出一串乱码。他慌乱地关掉当前的界面,抬头朝门口的方向看过去。雷狮站在门口,手一甩带上了门,下手不轻,门拍在门框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你的U盘。”雷狮把卡米尔的U盘丢在桌子上,看着卡米尔电脑屏幕上的校庆策划案,脸色有些阴沉。卡米尔把U盘插上电脑,冲雷狮点了点头:“谢谢学长。”他的声音比平常更哑一些,带着浓重的鼻音。刚刚在电话里没有那么明显,现在倒是听得真真切切。雷狮的眉头锁的更紧,上前一步拉近他和卡米尔的距离:“你感冒了?”

卡米尔点了点头,他前两天就隐约出现了感冒的迹象,只是现在各科的期末作业都凑在一起,他实在是腾不出休息的时间。刚刚被冷风一吹他只觉得头晕更加严重,不由地又伸手去拿巧克力。雷狮却抓住了他的手,卡米尔还没反应过来,雷狮就凑了过来。下一秒额头上传来微凉的温度,雷狮的额头贴着他的,两个人的呼吸交缠在一起。卡米尔有点茫然地看着雷狮好看的紫眸在眼前放大,迷迷糊糊地觉得有些熟悉,不甚清晰的头脑选择性地忽略了这个姿势的暧昧。

“发烧了,”触碰的时间很短,两秒钟后雷狮下了结论,把桌子上的巧克力推得远了一点,“别吃巧克力了,你吃药了没有?”

卡米尔摇了摇头:“吃巧克力是为了提神,吃药的话就更困了。”

雷狮听到这话火更大了些:“学生会发工资给你了吗,你这么拼命?”

卡米尔听到这话沉默了一下,眼见着雷狮的脸色又难看了些,犹豫了一下开口解释道:“我其实没做学生会的工作。现在期末作业都赶着要交,图书馆又关门早,在学生会室这边还可以蹭空调,所以我找借口才留下来的。”他顿了顿,小心翼翼地补了一句:“别告诉安迷修会长。”

“做作业就能不顾身体了?”雷狮的语气带了几分蛮横,卡米尔无奈地叹了口气:“明天要交。”

“什么作业?”雷狮站在卡米尔身后,一手撑着桌子,胳膊无意中碰着卡米尔的肩膀。卡米尔把之前关掉的页面调出来,一屏幕密密麻麻的程序,看的雷狮头疼。他学编程是好几年前的事情,早就忘得差不多了。一时间他无计可施,只好拉了把椅子坐在一边打开手机,时不时抬头看着卡米尔哈欠连天地敲代码。几分钟后卡米尔发觉雷狮没有走的意思,他抬起睡意朦胧的眼睛看向雷狮,声音里也带上了几分困倦:“学长,你先回去吧,谢谢你帮我送U盘过来。”

雷狮看着几乎趴在桌子上的卡米尔,有些烦躁地看了看表,快十一点了。他强压下合上对方电脑然后把他丢去睡觉的冲动,答非所问道:“你还有多少?” 

卡米尔强打着精神坐起来:“其实差不多完成了,但是有个bug一直没解决,我也不知道还有多久……”

“等我一下。”卡米尔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雷狮打断,他手里的手机在卡米尔说话时震动起来,似乎是有电话打了进来。雷狮一边划拉着屏幕一边朝外走去,顺手关上门,将自己的声音隔绝在门外。卡米尔看着他走出去,觉得脑子越发不清醒起来,他伸手刚想去拿巧克力,看着被雷狮折起来的袋口,最后还是把手缩了回去,微眯着眼睛又打了个哈欠,最后干脆倒在了桌子上。

雷狮回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他推开门时带进来一股寒气,外面很冷,他却微微有些气喘,手里拎着个小小的塑料袋,上面贴了张纸条,看样子是外卖单。他们的学校禁止外卖入内,去校门口拿外卖一来一回一般都要半小时,看得出雷狮是跑回来的。他边走边把袋子里的药盒拿出来,刚想问卡米尔学生会室有没有热水,一抬头却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卡米尔趴在桌子上,已经睡着了。身体随着呼吸微弱地起伏,频率显得比之前更急促一些。他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因为发烧而皱着眉头,睡得不太安稳。雷狮无声地叹了口气,修长的手指拨开卡米尔的刘海,掌心覆盖卡米尔的额头。他的手很凉,和卡米尔额头的热度形成了鲜明对比。卡米尔的眉头舒展开了一些,雷狮安静地站着,看着卡米尔的睡颜,目光一点点地柔和下来。

最终雷狮还是帮卡米尔保存了程序后关掉了电脑。他把桌子上所有写有卡米尔名字的东西仔细收好,装进卡米尔的书包里,顺手把那两盒退烧药也丢进去,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卡米尔的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轻松地把他挪到自己的背上。卡米尔很轻,比雷狮想象得还要轻一些,雷狮甚至还能腾出一只手拿着卡米尔的书包。他在雷狮背上呢喃了一句什么,无意识地抱紧了雷狮的肩膀。雷狮很贴心地关掉了学生会室的电闸,还锁上了门。楼道的灯亮着,照着对面房间的牌子微微闪光,之前雷狮出来接电话时就注意到了那牌子上的字:学生会专用琴房。

卡米尔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因为睡了一觉,他感觉舒服了许多。他捂着昏昏沉沉的头坐起来,周围黑漆漆的,卡米尔一时间没明白自己在什么地方。他摸索着打开了手机,屏幕上有一条短信,是雷狮发来的。

“醒了以后记得把药吃了,就放在你书包里,桌子上有水。蹭空调的事情我不会告诉安迷修的。还有,你作业里的bug已经解决了,成品就放在桌面上。”

卡米尔有些惊讶地环顾四周,这才发现自己是在宿舍里。他小心翼翼地下了床,他的书包就放在桌子上。卡米尔急忙把电脑拿出来打开,运行了一遍桌面上的程序,结果完全正确。金被他的动静惊醒,迷迷糊糊地打开了床头的灯,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对卡米尔说:“卡米尔,雷狮学长说你醒了就把药吃了,还有发烧就别吃巧克力了。”

“雷狮学长?”卡米尔想到那条短信,金打了个哈欠索性也坐了起来:“对啊,是雷狮学长把你送回来的,从学生会室把你背到宿舍呢。”

“作业也是他帮忙做的?”

“这个倒不是,他让我帮个忙,我就打了个电话给格瑞,让他帮你改了一下程序,”金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雷狮学长说只要我帮忙,下次通讯社再抓我壮丁的时候他就帮我挡回去。”

格瑞是计算机系大神级别的人物,说是全院系的学习目标也不为过。一向好学的卡米尔此刻却选择性地忽略了金一副跟这位大神很熟的样子,追问道:“你还跟雷狮学长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了啊……哦,他还问我你为什么会在学生会室熬夜,我告诉他我们寝室空调坏了,你一直都在学生会室蹭空调,”金打了个哈欠,“他还问我你以后还会不会去,我说最近期末复习,你作业还有没做完的,应该会去吧。”

“你还真是什么都跟他说。”卡米尔吐槽着,从书包里翻出了退烧药,有什么东西被跟着带了出来,掉在桌子上。卡米尔拿起那个被折得整整齐齐的小袋子,上面带着甜香的气味。那是上次雷狮送他的朗姆巧克力,他一直没舍得吃完。

“怎么了,卡米尔?吃完药赶紧睡吧。”金看他站着不动,有些担心地问道。卡米尔把袋子收进抽屉里。桌子上放着杯凉好的温水,他拆出两粒退烧药吞下去。

“嗯,没事。”卡米尔说着倒回床上,扯过被子蒙住了头,遮住嘴角的一抹笑意。


“安迷修,”雷狮躺在床上闲闲地开口,“学生会的琴房在哪?”

“就在学生会室的对面啊,干嘛?”安迷修从一堆资料里抬起头,雷狮翻开手机相册,屏幕上是他在学生会室里拍的卡米尔的睡颜。他盯着那张照片了好几秒才继续说道:“校庆那个钢琴表演,我接了。”

安迷修听到这话被咖啡呛了一下,咳了好一阵子声音才平稳下来,语气里带着一丝意外,更多的是怀疑:“你之前不是说绝对不接吗?怎么突然又变卦了?”

“条件是学生会的琴房我能随便用。”雷狮没有理会他的问题,安迷修点了点头:“这个没问题,反正琴房平时也没人去,你别把里面的东西弄坏了就行。你要弹什么曲目?”

“曲目啊,”雷狮修长的手指拂过手机屏幕,最后停在卡米尔沾着巧克力酱的嘴唇上,他的嘴角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声音里带着笑:“让人怀念的曲子吧。”



==========TBC==========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笔芯♥

27 Feb 2018
 
评论(16)
 
热度(141)
© BLUE CA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