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点进来的你

我是青色方糖,可以叫我糖糖。

除特别说明/授权外,请不要随意转载我的同人,谢谢ww

话很多的懒癌患者,经常蹲冷圈,三次事多,咸鱼瘫_(:3J∠)_

主K/文野/刀男人/凹凸/YGO,目前主要在雷卡圈。开学忙,更新缓慢。

过激礼司吹,中也&药研女友粉,卡卡亲妈粉。

中原中也世界第一好!我爱他!他是我的小太阳!

本命CP暗表、雷卡、礼楠、织太,中也/药研相关只吃乙女向,卡米尔相关只吃雷卡,暗表不拆不逆。

雷卡催婚协会会员,今天的雷卡结婚了吗?

谢谢你耐心地看到这里ww不嫌弃的话欢迎找我玩
 
 

【雷卡】Rum & Berry(1-2)

*是情人节贺文,本来打算一次发完的,但是昨天晚上出了些事情,没能写完,可能在开学之前我都没有动笔的机会了,所以就把已经写完的部分发了出来。真的非常抱歉,后续会尽量找机会写完的【鞠躬】

*与其说是文,不如说是脑洞的堆积。复健作品,所以写的很糟糕,请慎重食用,如有任何不适请立刻退出

*校园PA,非兄弟设定,大四雷x大一卡,ooc有,请注意避雷

*推荐bgm:朝焼けと熱帯魚

情人节快乐! 

以下正文↓

==========我是分割线==========


chapter 0.

钟楼的报时声打破了房间里的安静气氛。

时针指向下午两点,卡米尔揉了揉眼睛看向窗外,天色很暗,窗外几棵可怜的小树苗被风刮的东倒西歪。他想起天气预报说今天会下雨,轻微地叹了口气,合上了面前的笔记本电脑。

若是平时,他在这种天气绝对会选择不出门,反正他今天下午没课。然而这周不行,他有节课临时调换到今天,占走了他难得的闲暇时间,而且还是本学期最后一节,想逃课都没有可能。卡米尔认命地塞了把伞在书包里,走出了宿舍。

卡米尔的学校很大,学生宿舍和教室不在一个校区,不过相隔不远,也就步行二十分钟的距离。卡米尔走的很急,然而还是没能赶在下雨前到教室。大颗的雨珠铺天盖地而下,卡米尔撑着伞站在十字路口,等待绿灯亮起。路对面有几个和他一样等绿灯的人,那些人没带伞,隔着车流卡米尔都能感觉到他们的焦躁情绪。若没有车流的阻挡,那几个没伞的人怕是要直接冲过来。

手机响了起来。卡米尔掏出手机,划开了锁屏,是金的短信。

“卡米尔,今天下午的课我来不及准点到了,帮我占个座!QAQ”

最后一节课还敢迟到,卡米尔默默地槽了一句,然而还是回复了一句知道了。风很大,他撑着伞,一只手打字有些不方便,因此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了手机上,连水滴在了脸上也没来得及去擦。等他把手机塞回口袋里时,才发现红灯早就过去了,对面的几个人已经不见了,他记得在他回短信的时候身边确实闪过了几个人影。眼看连绿灯都已经开始闪烁,卡米尔来不及多想,冲进了雨幕中。

 

“帕洛斯你等下跑快点!刚刚就为了等你我们都多淋雨了!”

“闭嘴!腿长了不起啊!”

雷狮没有理会后面两个人,默数着红灯的秒数,心里烦躁不堪。要不是那个多事的老师非得挑他作业的毛病,他也不至于现在站在这里淋雨。他盯着对面那个撑伞的学生,眼看红灯已经开始闪烁了,那个小子却没有丝毫挪动的迹象,撑着伞在雨里站的安安稳稳,看他气定神闲的样子雷狮恨不得能把对方的伞抢过来。他回过头瞪了一眼正在吵闹的两个人,打断他们无聊的对话:“你俩闭嘴,准备走了。”

绿灯亮了起来,几个人风一样地冲了过来,那个撑伞的小子依旧没动,不知在做什么。雷狮跑得太急,经过他时不小心刮了下对方的伞,然而他似乎完全没察觉到,依旧看着手机一脸的专注,雷狮忍不住看了眼对方的侧脸。雨太大,遮挡了他的视线,他看不清对方的模样,只看到一抹黑色的鬓角,以及格外白皙的脸颊。

“雷狮老大!帕洛斯!快点,下得更大了!”

佩利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最前面,响亮的声音穿透雨幕传来。雷狮回过头又看了一眼,那个学生的背影已经模糊在了雨中,看不见了。

 

 

chapter 1.

“为什么一定要来看这部片子啊?”

金端着两杯奶茶,丧着脸坐在等待区。对面的卡米尔埋头在笔记本上奋笔疾书,连看都没看对方一眼:“不用你掏钱,就别抱怨了,”顿了一下,他用笔尖在本子上轻轻敲了敲,继续说道,“而且,不是你一直说没空,我们才拖到现在的吗?好看的电影基本上都已经下映了,这部已经是剩下的电影里很不错的了,知足吧。”

金撇了撇嘴,不再说话。卡米尔呼了口气,合上了笔记本。他转过头看了看墙上的电子显示屏,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电影票核对开场时间,另一只手准确地捞走了金面前的蓝莓奶茶。

“还有五分钟开场,准备走了。”卡米尔说着把一张电影票丢给金,将桌上的笔记本揣进怀里,站起身来。金忙不迭地把桌上的东西塞进包里,抓起桌上的电影票,冲着卡米尔的背影喊道:“等等我啊!”

他的声音有些大,震得身后趴在桌子上睡觉的人一个激灵。那人抬起头,似乎还没完全醒过来,迷茫的视线从验票口的两人身上一扫而过,原本搭在桌上的白色头巾随着他的动作滑了一下,垂落下来,在他身后微微摇晃。

“老大,我们三分钟后到。”他手里的手机亮了起来,显示出屏幕上的信息。雷狮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看了看屏幕上的电影列表。最上面的那行已经从“等待入场”变成了“放映中”。他收回目光,视线无意中滑过验票口,原本那里还零零星星地排着几个等待入场的人,现在一个人也没有了。

“你坐过去一点,到那边角落去。”卡米尔压低了声音指挥着金。这个时间段看电影的人不多,更别说他们看的这部电影还快下映了,空旷的放映厅里没几个人,放眼望去一大半都是空座位,倒是方便了卡米尔和金。他俩挤在最角落的座位上,小心翼翼地调整着手电筒的角度,尽量不影响到其他人。

“就是个选修课的作业,卡米尔你也太认真了。”金一边打开笔记本一边低声吐槽,卡米尔把奶茶插上吸管,听到这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之前是谁说的不看白不看,正好把影片赏析的作业做了的?”

“我哪知道居然要看文艺爱情片……”金没底气地嘀咕了一句。卡米尔没理他,低头做起笔记来。

金和卡米尔开学时都选修了影片赏析课,如今期末作业接近死线,卡米尔原本想在网上随便找部电影写篇影评交差了事,然而一向欧气迷之爆棚的金在社团活动中抽中了奖券,带着两张电影票兑换券强行把卡米尔拉进了电影院。直到兑换的时候,过于兴奋的金才发现,能用奖券免费看的电影几乎都已经下架。卡米尔看着蔫了的室友,冷静地拿出了手机搜索仅剩的几部电影的影评,一顿理智分析后,他指定了评价最高的那一部。

“我不爱看文艺片!”金看着卡米尔兑换来的电影票抗议着,卡米尔瞟了他一眼,平静地说:“那你要看灵异恐怖片吗?听说当场吓哭了一半观众。”

于是金很没有底气地妥协了。

 

即使打了手电筒,在昏暗的电影院里记笔记也是件很辛苦的事情。电影过半,卡米尔的笔记本上工工整整地写满了一整页。他揉了揉有些花的眼睛,觉得自己有些犯困。距离结束还剩下一段时间,卡米尔把笔记本放在座位上,站起身来。

“我出去洗个脸。”他对室友丢下这么一句话,便走出了放映厅。

冰凉的水拍在脸上的那一刻,卡米尔终于觉得脑子稍微清醒了些。长时间在光源不足的情况下写字让卡米尔的眼睛隐隐作痛。他又接了些水揉了揉眼,才感觉好了一些。水珠扑进了他的眼睛,让他有些睁不开眼。

卡米尔伸手摸索着附近的卷纸,很快便在手边抓到了个柔软的东西。他没有多想,习惯性地扯过来就开始擦脸,等他把眼睛上的水擦干了,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手里的东西触感不对。他睁开眼睛,抓在自己手里的是一条带着橙色花纹的白色长布条,已经被自己揉成了皱巴巴的一团,上面还带着星星点点的水渍,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卡米尔有些心虚地抬头,站在他身边的是个戴着头巾的高挑青年,身材纤长却不显瘦弱,浑身上下散发着嚣张的气场。青年抱着双臂,似笑非笑地看着卡米尔。他身上最显眼的标志便是那条白色头巾,此刻头巾的末端打了个弯,正抓在卡米尔手里。

“十分抱歉。”卡米尔赶紧放开了手,低头避开了青年的视线。青年没有说话,只是饶有兴趣地注视着他,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安静了几秒钟后,青年终于开口,他伸手拍了拍卡米尔的肩膀,声音和他的人一样张扬:“别在这挡路,先出去吧。”

“卡米尔!”刚走出去,卡米尔就听见室友的大嗓门。金丧着脸站在大厅里,似乎已经等了有一段时间了,一见卡米尔朝他走了过来,就举着手机抱怨起来:“卡米尔,刚刚通讯社打电话给我,我要先走了,回去记得借我抄笔记。真是太过分了,周末还抓我当壮丁,我电影都没看完!”

“你也不是第一次被抓了吧,还没习惯?”带笑的声音传来,金这才发现站在卡米尔身后的青年,有些惊讶地回答道:“雷狮学长,你也在这?”

雷狮?

卡米尔忍不住看了眼身后站着的人。他不认识雷狮,但是这个名字他早有耳闻。海洋工程系的学神,常年占据国家奖学金名额,目前已经确定保研。校通讯社成员,摄影技术出神入化,换相机跟不要钱一样,一看就家境很好。此外,颜值高的人神共愤,学校里喜欢他的小女生数不胜数。

以上,都是卡米尔从各处听到的跟雷狮有关的信息。

 

金还没来得及多说几句话,手机就响了起来,他苦着脸说了几句后挂断,看样子是没能推掉。雷狮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卡米尔,似乎想到了什么,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金,你的电影票给我。”他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金有些茫然地回头,雷狮接着说,“我自己那场电影不好看,我不想看了,反正你都要走了,我蹭你们那场看。没问题吧?”

最后那句话他是对着卡米尔说的。金见室友沉默地摇了摇头,便把票递了过去,想了想还是提醒道:“学长,这是文艺爱情片,可能还不如你原来那场……”

“没事。”没等金说完雷狮就打断了他,语调上扬,听上去心情很好。

 

“前面座位很多,没必要坐我旁边吧,手电筒还会影响你。”卡米尔压低了声音,雷狮坐在原本属于金的座位上,听到这句话偏过头看了看卡米尔,答非所问道:“你一只手写字能方便?我帮你打着吧。”

卡米尔还没能说出不用两个字,雷狮直接俯身过来,拿走了他的手电筒,发梢拂过卡米尔的鼻尖,有股洗发水的香味。卡米尔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只得低下头继续记着笔记。雷狮凑得很近,几乎是贴在卡米尔的肩膀上,卡米尔抬头的时候余光能看到雷狮的侧脸。他的姿势有些别扭,很明显是为了迁就卡米尔。

他这样真的能专心看电影吗?卡米尔一边做笔记一边想。

事实证明雷狮不能。一段时间后,卡米尔纸上的光晕开始不规律地晃动起来。卡米尔抬起头,刚想对雷狮说他可以自己来,手电筒就“啪嗒”一声掉在了他腿上。他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肩上多了份重量。均匀的呼吸声从耳边传来,他有些无奈地偏过头,雷狮整个人都贴了过来,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睡得很熟,卡米尔能闻到他发梢的香气。他比卡米尔高出不少,此刻的姿势看上去就很不舒服。卡米尔想了想,还是关掉了手电筒,微微地调整了下坐姿,让雷狮能睡得好点儿。

反正离结束没多久了,就当是刚才拿雷狮的头巾擦脸的赔礼吧。

片尾曲终于响起来的时候,卡米尔只觉得肩膀酸痛。他把笔记本塞进口袋,伸手想推醒雷狮,雷狮却突然维持着靠在他肩膀上的姿势开口,吓了他一跳。

“先别走,等下还有彩蛋。”

说完这句话,雷狮睁开了眼,坐直伸了个懒腰。卡米尔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你看过?”

雷狮一副还没完全睡醒的样子,声音里也带上了几分慵懒:“嗯,看过。”

“那为什么还要再看一遍?你好像也不是很喜欢这部电影。”

卡米尔话还没说完,放映厅的灯就打开了。雷狮没有回答,他看着卡米尔,脸上带着和之前一样的意味不明的笑。卡米尔这才发现,雷狮有一双紫色的眼眸,在灯光的映照下如同碎钻一般闪耀,璀璨夺目。

“不等了,走吧。”卡米尔被他看的心里一跳,猛然站了起来。因为长时间别扭的坐姿,卡米尔的腿麻的几乎没了知觉,这么一站差点跌倒。雷狮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他,他身上也有股淡淡的清香,是洗衣粉和阳光混合的味道。

“抱歉靠着你睡着了,下次见面请你吃东西。”雷狮的声音里带着笑。

 

 

chapter 2.

卡米尔没想到“下次见面”会来的那么快。

临近年末,有些课程也到了结课的时候。影片赏析的作业交上去后没多久,下一场考试就来了,卡米尔难得的闲暇时间再次被占用。好在考试时间只有两个小时,之后他还有一段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

距离考试不到十分钟,考场里弥漫着有些焦躁的气氛。卡米尔快速地翻阅着面前的课本,坐在他旁边的女生则是频频抬头看着教室里的钟,在她第三次抱怨老师怎么还不来的时候,终于一阵脚步声从楼道里传来,最后在教室停下,紧接着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从讲台上传来:“清场,把考试无关的东西都交上来。”

“好帅。”卡米尔听见邻座女生小声的惊叹。他合上书,朝讲台上看去,不出所料地对上一双紫色的眸子。雷狮的视线没有在他身上过多停留,很快就越过他朝后看去,似乎是在例行清点人数。卡米尔很确定,在雷狮和他对视的那一瞬间,他看见雷狮嘴角微微上挑了一下,转瞬即逝。

“四点收卷,自己看好时间。”雷狮只说了这句话,便把分好的试卷发了下去。卡米尔就坐在第一排,他接过雷狮递过来的试卷,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两个人指尖相碰,雷狮手指的温度和冰冷的空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门课卡米尔复习得不错,很快他就答完了整张卷子。不过他并没有提前交卷,而是仔细地检查着试卷,时不时抬头看一眼钟,然后将视线滑落到雷狮身上。雷狮一直低着头坐在讲台上,似乎是在玩手机,全然不顾下面偷偷递纸条的学生。

卡米尔把试卷检查到第三遍时,雷狮终于收起了手机,站起身来。考场里响起轻微的叹息声,卡米尔看到邻座女生慌慌张张地把书塞进桌子里,忍不住抬头去看雷狮。偏巧雷狮也在看这边,他的目光在翻书的女生身上停留片刻,视线一转,紫色的眼睛与卡米尔对视,像是说给卡米尔听的一样:“还有五分钟。” 

下课铃终于响了起来。考场顿时一片嘈杂,雷狮的声音不大,但是足以盖过下面的哀嚎声:“交卷。”

散场后的学生们做鸟兽状散,考场很快变得空荡荡的,最后只剩下了讲台上的雷狮和坐着没动的卡米尔。教室里很安静,只有雷狮整理试卷的声音。卡米尔等了片刻,终于看不下去雷狮粗暴的手法,站起来走到雷狮身边,把那一摞已经有些皱的试卷从不耐烦的雷狮手里抢救出来。卡米尔耐心地把试卷和答题卡分开叠好,开口问道:“叫我留下来,是为了帮忙整理试卷?”

雷狮看他一眼,那表情好像是在说“明明是你自己凑过来帮忙的”。开考前他把试卷发给卡米尔的时候,俯身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别提前交,考完等我一下。”过程极其迅速,以至于除了卡米尔完全没人注意到这边发生了什么。卡米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鬼使神差地就真的等了雷狮,他把这个归结为考试综合征引起的情绪波动。

卡米尔的效率很高,没多久整理好的试卷就整整齐齐地摆在了讲台上,雷狮把它们统统塞进文件袋里。他看了眼手机,对卡米尔挥了挥手。

“走了,请你吃东西。”他说。卡米尔愣了一下,才后知后觉想起来上次分别时这人说过的话。他本以为雷狮就是随口一说,哪知道对方这么认真。

“我在想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正好你今天考试,原本监考的研究生学长找人替他,我就接了。”雷狮自顾自地继续说,直白得让卡米尔一时间无话可说,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摆明了雷狮就是预谋好了来找自己的。他刚想开口试图拯救一下自己唯一的闲暇时间,雷狮紫色的眸子就扫了过来,那双眼睛里含着不容拒绝的意味,让卡米尔把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吞了回去。

把试卷交到教务处后,雷狮往校门口走去,卡米尔自暴自弃地跟在他身后。他原以为雷狮是就近找个吃饭的地方,然而走了一段路后卡米尔开始觉出不对劲来。他们已经经过了学校附近所有的小吃店,雷狮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后知后觉地发现,雷狮走的这条路去的是离学校最近的地铁站。

“学长,去哪?”卡米尔狐疑地站住了,他搞不清雷狮想干什么。雷狮一边走一边回答道:“A市新区。”

卡米尔怀疑自己听错了:“新区坐地铁过去不是要40分钟吗?”

“对啊,”雷狮回过头看着他,“去新开的那家西餐厅,你不是一直想去吗?”

卡米尔沉默了一下:“是金告诉你的吧。”

雷狮笑了起来:“情报来源不能透露。”

卡米尔在心里叹了口气,那家西餐厅确实是他一直想去的地方,但是这个点才去,怕是他一直惦记的餐点早就卖完了。然而看着雷狮的笑脸,他突然就没了拂对方意的想法,只是点了点头:“走吧。”

新区新开的西餐厅有两个特点,一是菜色丰富,二是贵。卡米尔其实对西餐没什么兴趣,他会知道这家店完全是因为金在这里参加过社团聚餐。那次聚餐金给他带了份这家店的特色甜点蓝莓千层蛋糕,这也成了卡米尔心心念念这家西餐厅的理由。可惜这家店的蓝莓千层基本上都是VIP会员专供,非VIP的部分是限量供应,卡米尔来过两次都没能抢到,而这一次他来的比上两次都要晚很多,想抢到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

“请问两位要点什么?”服务员的话打断了卡米尔的思考,他指着菜单上的蓝莓千层,不抱希望地问道:“这个还有吗?”

“很抱歉先生,今天的限量蓝莓千层蛋糕已经卖完了,如果您是本店的VIP会员,可以……”

“我是。”雷狮打断了服务员的话,他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张会员卡。卡米尔看着他把会员卡递给服务员时的表情,怎么看怎么觉得那笑容里带着点小得意。

意外之喜。卡米尔想,之前自由支配时间被占用的郁闷顿时烟消云散。

蓝莓千层端上来的时候,卡米尔万年不变的冷静表情终于被打破了一丝丝。雷狮看着他眼睛里的光亮,很贴心地把蛋糕盘子往卡米尔那边推了推。他撑着下巴饶有兴趣地看着对面的人迫不及待地切下一块蛋糕送进嘴里,咀嚼的时候连眼睛都略微眯了起来,像只晒到太阳的猫。

笑起来挺好看的,雷狮想,就是笑的太少了。

“学长不要吗?”

卡米尔的话把他拉回现实,雷狮摇了摇头:“我不喜欢吃甜食,不过……”他的话打了个弯,尾音拖得很长,“也有例外。”

“什么例外?”卡米尔又叉起一块蛋糕。雷狮没有回答,他盯着卡米尔看了几秒,抽出一张纸巾递了过去:“嘴边沾上奶油了。”

他们两个人来的不算晚,一顿饭吃完,天色刚好黑下来。雷狮看着时间皱起了眉头,自言自语道:“赶上晚高峰了。”

雷狮猜的没错,他们果然赶上了晚高峰。地铁上和他们来时完全不是同一副景象,挤得密不透风。卡米尔一上车就觉得呼吸困难,想必雷狮比他还要不好受。他和雷狮之间隔了一点距离,卡米尔抬头刚想看看雷狮在哪儿,胳膊就被拉了一把。

“站过来一点。”是雷狮的声音,卡米尔被他拉的挪了一步,站到了车厢的角落里。雷狮顺势挡在他的身前,把他和人群稍微隔开了一点。两个人贴的很紧——这种时候想不贴紧都不行了——卡米尔被迫靠着雷狮的肩膀,他都能看见雷狮领口下露出的锁骨,雷狮衣服上洗衣粉的清香盖过了车厢里的其他气味,让卡米尔的心跳莫名快了一拍。

两个人似乎都没有想过要说话,就这么静默地站着,只有颠簸的时候雷狮才会伸出手护一下卡米尔。卡米尔有点不自在,他频频抬头看着当前的站点,目光扫过雷狮的脸。雷狮看着门外,嘴角噙着一抹笑,好像在想事情。卡米尔抵着雷狮的肩膀换了个舒服点的站姿,突然很想知道雷狮在想什么。

终于下地铁的时候卡米尔觉得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雷狮倒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看着卡米尔揉着酸痛的腿,调侃道:“怎么这么容易腰酸腿疼,运动不足?”

卡米尔无语地看了一眼罪魁祸首,雷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在口袋里摸索着。

“为了补偿,送你这个好了。蓝莓千层在地铁上容易挤坏,所以换了个别的VIP特供。”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小袋子递到卡米尔手里。卡米尔一边惊讶于他是怎么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把口袋里的东西保存完好的一边接过,袋口被稍微挤开了一点,有淡淡的甜香气味从里面溢出来。

是一袋朗姆巧克力。


==========TBC==========

请看过的小天使不要惊讶于为什么我的标号变了,因为我对字数和篇幅估计错误,上下两篇大概是没法完结了,所以就当成一个短中篇来写了_(:3J∠)_。应该会拖蛮长时间了,寒假我没法用电脑,现在开学了又很忙,真的非常对不起了。时间线依然是在情人节前后,因为这毕竟还是一个……情人节贺文!(我就是这么不要脸)

*写的有点混乱,也没来得及大修,说实话我自己都有点看不下去【捂脸】

*这篇文算是一次深夜加班的产物,是某次我在无人的实验室赶论文时听歌的突发奇想(听的就是朝焼けと熱帯魚啦~),因为想要把那种安静温柔的感觉表达出来,所以想写一个有童话感觉的故事,不过现在看来并没有表现出来呢【尴尬笑】

*后续会尽量找时间写完,毕竟我自己最想写的部分,也就是他们的初识和发展都在后面。因为情节是已经想好的,所以后续依然会出现情人节,时间bug什么的就忽略吧_(:3J∠)_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笔芯♥


14 Feb 2018
 
评论(21)
 
热度(117)
© BLUE CANDY | Powered by LOFTER